先道艺术网
当前位置:资讯 >> 新闻 >> 正文
纪清远:蒋兆和先生国宝级作品《流民图》曾在他家中展示!
2016-06-27     来源:徐徐道来话北京     作者:徐德亮
分享到:
[摘要]作为在中央美术学院作“流水”教学的教授蒋兆和先生从来没有在家收留弟子的习惯,但纪清远却成为一个例外。他刚20岁就有幸得到蒋先生手把手的教诲,成为蒋兆和先生的入室弟子了。
689万元,382万元,575万元,134万元。这是2012年5月27号我国香港佳士得举行的一场纪晓岚书法专场拍卖拍出的价格。近年来,收藏市场的日渐火爆,以及百姓艺术欣赏水平与养生意识的逐步增强,兼具艺术收藏价值与升值空间的纪晓岚书法逐渐成为众多藏家的心头挚爱。

清初书法,由于康熙、乾隆等人倡导赵孟頫、董其昌书法,纪昀纪晓岚也跟随着当时的潮流,并占有一席之地,他的书法书写流利,有着圆融的特点和雍容华贵的气质,书法大小相兼,收放结合,疏密得体,苍劲多姿,可以说是实用性和艺术性的完美结合。其实,在我们的节目中,我们曾经反复强调,收藏的真谛其实是文化的传承,纪晓岚的书法当然是拍卖场上的紧俏商品,他的六世孙,北京画院一级美术师纪清远先生的画作同样值得收藏,并且,他的作品多次获奖,多幅作品被人民大会堂、中国美术馆等地收藏。此外,他还和他的夫人卢平女士在成都、台湾、新加坡、悉尼和北京中国美术馆等地举办过多次“纪清远、卢平伉俪画展”,是一位市场潜力巨大的中年画家。




那您知道他是怎么成为中国人物画一代宗师蒋兆和先生的入室弟子的吗?为什么蒋先生的国宝级作品――《流民图》会在他的家中做过展示呢?



纪清远先生是一位非常执著、认真的人,更是一位性情中人,创作一幅画,兴奋起来像孩子似的,失败时简直就像遭受了一场精神折磨,那难受劲儿就甭提了。


纪清远先生的画家天赋是与他的祖先纪晓岚分不开的。对于这位清代第一才子,纪清远从不直呼其名,而是很尊敬的称他为“文达公”,这也是纪晓岚去世后御封的谥号。纪清远先生之所以走上专业画家的道路,和他的恩师蒋兆和先生不无关 系。蒋兆和先生是中国水墨人物画的一代宗师。当年,作为在中央美术学院作“流水”教学的教授蒋兆和先生从来没有在家收留弟子的习惯,但纪清远却成为一个例外。他刚20岁就有幸得到蒋先生手把手的教诲,成为蒋兆和先生的入室弟子了。



对于纪清远先生来说,和蒋兆和的师徒情缘是一生的财富。而他和蒋先生画作结缘,还要从他很小的时候说起。


那是在1981年春,周思聪老师派他去向蒋兆和先生请求能否让画院人物画家观摩一次《流民图》。当年纪先生的家住在月坛北街,与蒋先生是邻居,同住一栋楼。纪清远把周老师这个意思跟蒋老提出了,老人欣然应允。这幅画当时收藏在蒋先生家里,束之高阁。过了两个月,师母让代明师兄告诉我安排下周日来看,蒋老家中十分拥挤,那么大的画根本没有地方摆,而因为纪清远家中稍微宽敞一些,商量好决定在他们家里看。师母同意后他就通知了各位画家。看画那天家里专门为此腾出一面墙。代明兄扛着这卷大画来到我们家,周老师、刘春华、贾浩义、王为政、王明明、吴茜和聂鸥也都到了。纪清远让弟弟和妹妹帮着把画靠在墙上,将《流民图》徐徐展开,纪清远从小就知道蒋兆和先生的《流民图》,只是在印刷品中见到过,第一次亲眼看到这幅举世闻名的巨作,当时只有一种感觉,气场十分宏大,画中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和刚劲、洒脱的线条融为一体的视觉冲击力一下子使我震撼了,而在场的所有人都与我同感。



1986年蒋先生去世,蒋先生的夫人决定把《流民图》捐赠给中国美术馆。后来这幅作品还不只一次地展出,有些老人站在画前流下了眼泪,他们有那个时代的回忆。作品诞生于国家民族危难的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初,描绘人民有家难归、颠沛流离的情景,画中社会各阶层的人物形象、神态和情感刻划得十分生动。《流民图》堪称近现代中国人物画的颠峰之作,也是世界级名作。

我们后辈对蒋先生的艺术有一个共识:也就是他的一生是追求和弘扬真、善、美的一生,蒋兆和艺术所承载的社会意义在于其人民性;在艺术上立足传统但不拘泥于传统,融合西法,革新首创,才能更直观而深刻地反映现实。作为人物画承前启后的大师是当之无愧的!遗憾的是由于当时条件所限,没能用照相机记录下这次难忘的观摩。但是蒋兆和现实主义艺术精神会永远传承下去。

蒋兆和屈原画作


也许有的听众对蒋兆和先生不太熟悉,前几年红遍网络的《杜甫很忙》的原作画像,其实,就是蒋兆和为原中国历史博物馆所作。画作以白描的手法,将杜甫忧国忧民的情怀刻画得淋漓尽致。



蒋兆和先生杜甫原作


纵观纪清远先生的画作,人们会发现,他不仅承袭了蒋兆和先生的衣钵,以人物画作为其国画的表现主体,在手法上,善于抓住人物的神态,虚虚实实,相得益彰,他还有了自己的独到创意,创造了没骨法与勾勒法相结合、工写兼备的水墨画法,且自成一格。


“有一位画家说过这样一句话:所有传统的东西好像一点儿也不传统,都是由一点点新鲜的东西组成。”纪清远常用这句话来表明自己的绘画兆和理念,在他看来,几千年的中华文化到了今天的博大精深,都是逐步积累起来的。文艺形式也是在不断增加的。“比如京剧,其实是个只有二百年的新剧种,它是在地方戏的基础上融汇而成,经过历代大师的不断创造,才形成了今天这样相对完美的戏剧体系。所以,我说中国文化是加法而非减法,绘画亦是。”


蒋兆和先生画作



纪清远先生画作

纪清远先生画作


1986年,蒋兆和先生去世,纪清远先生继续跟随周思聪老师学习,并正式调到北京画院工作。而在一次跟随周老师外出采风学习的时候,他遇到了自己一生的知心爱人――卢平女士,从而成就了中国画坛的一段佳话。



其实,对于纪清远先生来说,周思聪不仅仅是他的老师,更是她的媒人,如果没有当年他随周老师去四川交流学习采风写生,也许就会和他生命中的另一半--著名画家卢平女士擦肩而过了。



那次成都之行,周思聪先生经常拜访雅号“石壶”的陈子庄先生,而纪清远则与卢平聊得十分投机,难怪别人打趣说:“周先生这回是掉‘壶’里了,纪清远是掉‘瓶’(与卢平的‘平’同音)了。”


如果您在我们节目中听到了我们现场对卢平女士的采访,听到她谈起当年的恋爱经过,相信也会同我们一样能感受到卢平女士的幸福感还是那样的溢于言表。  


卢平女士2006年画作

以上为北京画院著名画家卢平女士画作


说到纪清远和卢平这对伉俪画家,他们结婚后,卢平没几年就因为出色的成绩调到了北京画院成为专业美术师,他们在艺术上相互促进,生活上互相帮助,多年来,他们在画法上共同切磋,大胆突破,尤其是在工笔技法与写意技法的结合方面进行探索、尝试,取二者之长,既发挥工笔画精美细致的逼真效果,又注重写意画泼墨渲染的酣畅淋漓,使得他们的作品别有一番情韵。而他们退休后,特意在家中装修了两个人的画室,两张大画案一前一后依次排列,并且为画室取名为双楫斋,取“艺舟双楫”的意思。在这对伉俪画家的作品中,纪清远先生的《兰亭雅集》被人民大会堂收藏并悬挂中南厅;《北风》、《高原晨光》先后入选全国美展;作品《裱画工》、《雏凤凌空》由中国美术馆收藏。而卢平女士在2005年10月,画作《母子情》参加“神舟六号”飞船搭载书画长卷“神舟颂”入太空,后收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飞毽迎春》入选2012年伦敦奥运会美术大展,作品被组委会收藏。他们合作的《版纳风情》还成为总理专机的装饰用画。2015年,应北京市文史研究馆邀请,他们夫妻合作绘制大型历史画《躬耕籍田》等,还撰写了菜市口、虎坊桥、九龙山、焦化厂站的站名书法。可以说,无论是在博物馆的高雅殿堂,还是在地铁站这样的百姓日常交通工具里,大家都可以经常看到纪清远卢平夫妇的画作和书法。


(文章转载自:徐徐道来话北京公众号

作者:徐德亮
责编:快雪
分享到:
图片新闻
©2014-2019 www.xda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德艺先道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备14054856号 
德艺先道艺术咨询热线